图片展示

搜索

西南大旱带给我们的启示

发表时间: 2010-04-09 17:32:25

作者: 丁宏伟

浏览: 373

     自2009年入秋以来,我国西南等部分地区降水偏少,气温走高,遭遇百年不遇的特大旱灾,现如今不见春意盎然,所闻所见均是植被枯黄、石头裸露、水库龟裂、沟河断流、农田板结、禾苗干枯、水井干涸,给国民经济和群众生产生活造成严重影响,旱灾已致广西、重庆、四川、贵州、云南五省(自治区、直辖市)2271万人人饮水源短缺,1000余万人饮水告急,受旱耕地面积达8368万亩,2400多万亩农田绝收。直接经济损失达500亿元。 西南地区地处热带—亚热带气候湿润区,是我国水资源较为丰沛的地区这一,年均降水量大于1000—2000mm,蒸发量小于1000mm,境内河流发育,溪水淙淙,山川被绿,植被如菌,人均水资源占有量与世界人均水资源量基本持平,是全国人均水资源量的4倍多。但在这次有气象记录资料以来的特大干旱年份,也显得那么的脆弱和不堪一击,其教训是沉痛的,同时也给了我们一些启示。自然灾害的发生发展是人力所不能阻止的,但我们可以顺应自然规律的变化,未雨绸缪,居安思危,激流勇进,通过科学合理的规划,提高自身的抗灾减灾能力,把自然灾害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

  一、加强大气—海洋环流系统的研究与预测

  国内著名专家学者一致认为,“复杂的海洋环流与大气环流异常”是造成我国西南地区持续干旱的主要原因。是降水少、气温高共同作用的结果,旱灾呈现持续时间长、干旱面积大、影响程度重的特点。 我国大部份面积受大陆和海洋季风气候的影响和控制。热带和热带外的气候通过大气和海洋所传递的相关信号紧密相联。热带外气候变化对热带气候有着显著影响,反之亦然。热带内外的遥相关呈现出从季节性到年代际的多时间尺度特性。西南地区的降水,主要是印度洋和孟加拉湾的水汽输送的。但自去年入秋以来降水稀少,这是因为印(度)—缅(甸)槽活动很弱,水汽输送不过来;另外,从2009年秋冬开始,青藏高原上和大气环流开始出现明显异常,高原地区形成顽强的冷高压气团,气压场偏强,挡住了从印度洋和孟加拉湾过来的暖湿气流,而来自西北的冷空气又不易到达云贵高原腹地,冷暖气流难以交汇形成降水,所以降水偏少,气温偏高。

  任何自然现象都处在不断的发展变化过程中,这些看似杂乱无章的自然现象其实存在着规律,我们的任务就是寻找这些规律,为经济建设和发展规划提供决策依据。应从国家层面上高水平高起点入手,在百年—千年时间尺度上研究大汽—海洋环流的规律、特点、发展变化趋势以及对我国大陆的影响程度、影响范围和极端异常气候出现的时间,着重进行海-气-冰耦合气候模式中温度异常敏感性试验,设计专门的数值试验以期定量分析与研究热带(亚热带)和热带外(温带、冷温带、寒带)之间的相互影响的程度,建立可信度较高的应用模型,预测预报未来极端异常气候出现的时间、地点和影响程度,以便我们采取措施积极应对,把极端异常天气造成的灾害损失降到最低。

  二、加快水利建设是长远之策

  西南地区地处云贵川高原,地形起伏,山多沟深,平地较少,气候湿润,加之降水量丰富,大部分坡地基本靠天浇灌,少量的平原耕地主要靠为数不多的水利工程设施灌溉。由于历史原因,西南地区的大部份水库、渠道、山塘、江河机电提灌设施始建于上世纪50—70年代,受当时客观条件的制约,工程建设持续时间长,多数中小型水库均是土坝长成,再加上后期管理粗放、维修养护投入严重不足等,致使大量的水利设施存在不同程度的病险。据有关资料统计,目前仅贵州还有小(二)型以上病险水库829座,还有不计其数的各类水塘年久失修、淤积填埋;此次受灾最严重的云南曲靖市,发挥着防洪、供水、灌溉保障作用的520座小型水库,目前有442座存在不同程度的危险。病险水利设施的存在,加上超期服役,直接导致了涝时放水度险,旱时无水可用,不但丧失了水利设施应有的功能,难以发挥正常调蓄效益,而且成为汛期各级政府的“心腹之患”。“水来留不住,旱时用不上”成为西南地区水利设施现状的真实写照。薄弱的农田水利建设客观上加剧了此次旱灾的严重程度。

  解决西南地区“工程型缺水供水不足”的矛盾在于加快水利设施的建设,也是治旱的长久之策。正如重庆市水利局新闻发言人所说的:“从重庆此次春旱的情况来看,只要有水利工程发挥作用的地方,问题都不大。”各级政府应加大对农田水利基础设施的资金投入,制定相对宽松的激励政策,在国家层面上要继续加大农田水利建设资金在整个水利建设投入中的比例,逐步补充各种水利设施的漏洞和历史“欠帐”问题,同时整合水利、国土、农业等部门用于农田水利基本建设的专项资金,统筹使用农村各类涉水资金,明确农田水利设施的公益性质,确定各级政府小型农田水利建设事业的主体地位,建立相应的绩效考核和激励约束机制,把农田水利设施建设好和养护好,使其发挥应有的调蓄、防洪、灌溉效益,防患于未然。

  三、开采利用地下水是当前抗旱救灾的当务之急

  西南地区由于地表水资源相对丰富,很多地方对地下水的开采利用不够重视,也缺乏对地下水源的勘查及利用规划。当降水稀少、河沟断流、水库干涸,甚至人的饮用水源都不能满足需求时,地下水便成为救灾救命的干露。根据水文地质学的普遍规律,对于一个完整的水文地质单元,当地表径流相对丰富时,其地下也往往蕴藏着数量可观的地下水资源,问题是这些地下水资源有着不同与地表水的埋藏分布规律,必须进行详细勘探,才能开采利用。早在今年初,国土资源部副部长、中国地质调查局局长汪民就表示,西南地区要度过干旱需高度重视对地下水的调控,解决目前地表水不足的一个有效措施就是采取多种方法调控地下水。经过当地地矿系统广大干部职工半个多世纪的勘查,现已经掌握了西南地区地下水资源的分布规律,并成功解决了云南楚雄、红河等地区长期缺水问题。

  西南地区主要赋存碳酸盐岩地下水和红层地下水。碳酸盐岩地下水也就是俗称的岩溶地下水,储存于溶洞裂隙中,其特点是水量大、水质好、埋藏深且分布不均匀,地表水与地下水在石灰岩出露地带彼此转化频繁,但开采利用程度并不高,有人将其形容为“地表水贵如油,地下水滚滚流”。地下暗河是岩溶水的重要分布场所,已查明西南地区连片分布的岩溶石山区地下暗河有3300多条,总长度超过13000km,总流量达1400m3/s。红层地下水主要储存于侏罗系—新近系的内陆相沉积地层碎屑岩类的孔隙-裂隙中,因其颜色总体呈红色、紫红色而得此名,含水层大体上呈层状不连续分布,其特点是埋藏浅、宜开采、水量小、水质满足生活饮用水要求,地下水位埋深各地差异较大,10—20m井深单井出水量2—5m3/h。因此,开采利用地下水是当前西南抗旱救灾特别是及时解决人畜饮用水源短缺的当务之急。

  四、结束语

  我国西南地区发生百年不遇的特大干旱以来,分布在全国各地的国土资源系统干部职工,心系灾区,无私奉献,积极响应,发扬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相互协作精神,纷纷组建打井突击队前往灾区开展抗旱找水工作。在3月27日国土资源部召开的“支援西南抗旱找水打井紧急行动动员部署视频会议”之后,甘肃省委、省政府对我省支援云南灾区抗旱打井工作高度重视,省国土资源厅迅速组织省地矿局等有关部门全面部署西南地区抗旱救灾工作。

  经紧张筹措调度,由省地矿局主要领导领队,省地矿局两名副总工程师为技术总负责的我省支援云南抗旱打井先遣人员于3月31日抵达云南曲靖,开展先期踏勘和布井任务,由所属的水文地质工程地质勘察院80余名专业技术人员携带4台套精良钻机和10余台各类运输保障车辆组成的第一批打井分队已于4月5日到达曲靖市富源县境内开展钻井工作,4月7日第一眼井已成井出水,井深80m,出水量6.5m3/h;第二批打井分队的120名队员将携带6台套钻机出发,预计4月10日前后到达指定地域。据悉,甘肃省地矿局共施工抗旱找水井137眼,5月20日前完成全部打井任务。


西南大旱带给我们的启示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地址:甘肃省张掖市张火公路203号 

 电话:0936-8217249  传真:0936-8215320

投稿邮箱:gssdkjsky@163.com

甘肃省地矿局水文地质工程地质勘察院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张掖时代网络科技公司   陇ICP备19000442号-1

甘公网安备62070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