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搜索

打钻须练绣花工

发表时间: 2008-08-25 07:38:44

作者: 刘虎

浏览: 446

      见过钻机的人都会说,那活,干起来可真叫个苦。不错,普通钻机的自重也有好吨,钻探中所使用的钻杆,最轻的一根也得好几十斤。毕竟是要朝地壳深部钻进,利用钻探设备直接从地壳深部提取岩心,以寻找

矿产资源或者探究地球深部的秘密做基础地质研究,整个过程就需要不断克服坚硬的岩层,因此使用的钻头等钻具都是清一色的铁疙瘩。所以许多外行总以为钻探工作就是个力气活。绣花,知道的人就更多了。光一

听这名称就敢确定,这一定是个细致到了极至的活。也是,假若没有一双灵巧的手,怎能绣出婀娜的花朵?光是那一根丝如发丝的绣花针都拿不稳呢。

  说到这里,也许有人会心生疑惑:你怎么会把钻探工作和绣花联系起来?

  你别说,我还真是就见到了这么一群人。

  2008年8月19日,当全球瞩目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北京如火如荼的进行时,甘肃省地矿局举办的全局钻探工技术比武活动也拉开了序幕。这天,笔者跟随省地矿局工会、工勘处有关领导和技术专家,一起来到了该

局所属的水勘院分赛场现场。这里将要进行实际操作部分的测试,考点就设在了位于龙首山下水勘院正在实际施工中的一台岩心钻机。

  茫茫的戈壁滩上布满了棱角状的砾石和小沙丘,在砾石和沙子中,零星地生长着一些生命力顽强的骆驼刺、芨芨草等沙生植物。但那点孱弱的绿色掩盖不掉这里的贫瘠和困顿,偶尔可以看到一只蜥蜴或黑色的甲

克虫,它们就是这里罕见的原始居民了。戈壁的尽头,则是巍峨的龙首山。那山上几乎寸草不生,黑色的岩石所组成的山脉透露着一股野性的霸气,似乎对一切生命都充满了蔑视。不过,一群年轻的钻探工人却在这

里承担着中国工程院院士汤中立先生亲自挂帅的一个重大科研项目的钻探施工任务。一部二十多米高的钻探就屹立在这片荒凉的大漠戈壁上,竖立在钻塔顶上迎风招展的红旗似乎是这群充满活力的年轻钻工们对这片

洪荒的土地所发出的挑战,其雄伟壮观,令绵延千里的龙首山也显出了几分矮小。

  工作组到达的时候,钻机已经正常钻进到地下600多米,为了迎接这次比武测试,钻机今天将停止正常钻进,专门用来进行考试。水勘院探矿科和工会则为选手们提前准备好了用来考试用的瓷砖、游标卡尺、泥浆

测试仪等工具,该院的六名参赛钻工提前一天分别从青海、内蒙等工区专程赶到这里准备接受考试。这六名选手是从水勘院100多名钻工中分别经过理论考试和实际操作后选拔出来优秀技术工人,有着丰富实战经验和

扎实的理论素养,其中多人获得过局、院有关奖励。选手们自从到了现场就一头扑在钻机上,相互切磋技艺,交流经验,一遍遍地做着演练。工作组到达后立即就投入工作,只发出了一声号令,六条汉子就钻探般站

成一排,从容地等待检阅。

  甘肃省地质工会主席刘军首先宣读了省总工会和地矿局关于展开此次技术比武的文件,向大家介绍了本次活动的重要意义,省地矿局工勘处长杨晓奇和局副总工郭树清分别向选手介绍了技术比武的规则和主要内

容,随后,就开始向选手们分发试卷,并给了他们一个短暂的准备时间。

  所谓试卷,就是比武规则和将要测试的项目说明。选手们拿到试卷后立刻就闷头阅读。考试现场没有凳子,他们有的蹲着,有的干脆直接坐在地上,要么一个人埋头钻研,要么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相互探讨。水

勘院探矿科的技术专家们也时不时地帮助他们做着讲解。工作组的专家们则趁机检查现场比武所用工具和器皿是否符合要求。为了检查称量泥浆用的天平是否规范,杨晓奇捋起袖子把手伸进泥浆里,三番五次地做着

检测;郭树清则对提前准备好的用来测量排序的钻头和游标卡尺做着检查,并细心地为钻头贴上序号和标签。几个裁判员也凑在一起,相互检验各自手里的秒表是否一致。为了这次技术比武,该台钻机上的工人们都

没有休息,尽管之前他们已经把场地收拾利索,此刻却还在现场忙碌着,有的试验机器,有的整理工具,有的检查吊绳,细心的他们连机台木是否平整都要反复勘验,生怕万一什么地方准备不足,给选手们带来不便

。没什么事情的可干的,也不忘了凑上去给选手们打气鼓劲,或者和他们一起分析比赛规则。

  短暂的准备期很快结束,选手们开始抽签,然后就投入了比赛。

  第一项是测量钻头并给钻头排序。这项工作看似简单,实际上充满了挑战。如何正确地测量并科学地使用钻头,是钻探工作的基础,直接决定着钻孔质量是否符合地质人员的设计要求。那些猛然一看几乎没有任

何差别的十个钻头,无论是外径还是内径,差别都在毫米上说话。如果使用顺序出了问题,不仅无法满足地质要求,连钻孔本身都会受到威胁,严重的会引起卡钻和钻具掉落等孔内事故,造成钻孔报废,后果不堪设

想。只有经过细心测量,才能做出正确的决定,其细致要求,可以说远远超过了绣花。

  武建国第一个上场。为了保证公平,其他选手被限定在一定距离之外。武建国是六个选手中体型最秀气的一个,也是性格最内秀的一个。细心的他出场后并不急于动手,而是首先检查十个钻头样品和游标卡尺,

并认真地又把规则看了一遍,这才朝裁判点点头,从容地开始测量数据,认真地做着纪录。站在远处的水勘院探矿科的一位专家只看了一下他使用卡尺的姿势,就长吁一口气,对其他观战人员说:这个没问题。果然

,规定的时间刚刚过半,他已经把试卷交到了考官手里。考官郭树清平时不苟言笑,但他一看这答卷,脸上神情就松弛下来,并且忍不住赞许地朝小伙子点了点头。不过测试并非一帆风顺,一个老字号的钻工一念之

差就在这个环节上摔了跟头——因为使用卡尺不规范,量错了一个钻头。

  第一项完成之后,为了使选手们都能够有一个正常的发挥,工作组在实际钻进这一环节上给大家提供了一个预演的机会。当十块厚度近1厘米的瓷砖被固定在钻孔位置上后,六个小伙子都有点嘀咕——20分钟的时

间要在这十块硬度超过普通岩石的瓷砖上钻进,大家心里还真是没底。之前他们已经听说,早先在兄弟单位举行的赛前预演,有的选手一个小时居然没有钻透一块,他们在正式比赛中的成绩也很不理想。而裁判员告

诉选手们:每个人只有20分钟,时间一到必须停钻,不管是岩心破碎还是瓷砖破碎都要扣分。瓷砖毕竟不是岩石,岩石整体上厚度大,根基稳固,钻进过程中不会滑动,不易破碎。而瓷砖因为没有根基,厚度小,表

面光滑。压力大了,瓷砖会破碎,压力小了,钻进效率不高。果然,当第一个人上去之后,无论怎样调试压力,变换档位油门,钻头只是在光滑的瓷砖表面打转,无法形成同心钻进。换上一个选手,加大了压力,只

听一声脆响,大家心里都咯噔一下——一块瓷砖碎了。

  转眼间到了午休时间,工作组和其他人员都去吃饭了,而选手们却都还聚集在工地上,院探矿科的专家也没去吃饭,跟工人们凑在一起研究着解决办法。最着急的还是他们的师傅:返聘回来给他们当顾问的老牌

钻工孙正贤。他几乎是拿出看家的本事,一遍遍地给徒弟们做着示范,从油门的控制到档位的变换和吊绳的使用提钻时的要领,以及操作时的手感都要悉心地传授。讲完了操作,专家们又为选手们恶补泥浆调试中的

细节和各类换算公式,让他们牢记在不同情况下如何正确应用公式。

  下午的比赛更加激烈。选手们分成两批,一部分测试泥浆调试,一部分进行实际模拟钻进,然后再交换项目。

  由于有了上午预演的挫折,比赛刚一开始,钻进现场的气氛就显得格外紧张。首先上场的是胡进明。这个年纪轻轻就当上机长今年又被提拔为工区主任的小伙子一向沉稳果断,随着裁判的一声开始,只见他敏捷

地启动机器,把钻机移动到孔位上,然后熟练地挂档、给油、加压,外面的泥浆工及时送上泥浆,黑色的泥浆被飞速旋转的钻头搅出一朵向上翻腾的水柱。随着那黑色水柱的翻腾,一旁的人都屏住了呼吸。但是,钻

头并没有按照预想的那样向下钻进,而是在瓷砖上不停地左右摆动,水柱也在左右漂移着。胡进明的鼻尖上渗出了几粒细小的汗珠。

  “5分钟。”

  裁判进行第一次报时时,本来在瓷砖表面打滑的钻头突然稳住了,并且形成一个同心圆的运行轨迹——现场的气氛立刻缓和了,连裁判员也有了闲空点燃了一只烟。可是胡进明的表情却更加凝重了。行成同心圆

只是说明开始钻进了,可是后面的活还有很大风险。他用的是吊绳加压,所以一只手始终紧紧地握着操纵杆,一只手轻轻地扣住小油门,一边侧过身,专注地观察着钻头和标尺。

  14分钟刚过,标尺显示十块瓷砖已经全部穿透了。胡进明缓缓地提钻,移车,然后迫不及待地直接用手去岩心管里取岩心——10块银元样大小规整的岩心呈现在人们的眼前。围观者发出了一阵惊叹,连裁判员也

赞许地朝胡进明点了点头。胡进明的神情却没有松弛下来,他开始着手拆卸瓷砖。

  “5块完整,5块破碎。”

  裁判员宣布完成绩,自己的脸上也露出一丝惋惜。

  第二个选手可能是知道第一个人的成绩后有点紧张,虽然在规定的时间内也完成了钻进,效果却并不理想。第三个、第四个,情况依然没有好转。选手们笑不出来了,他们的师傅也严肃起来。好几次,他都想走

到跟前指挥一下,还不等他进入场地,就被裁判员拦在了外面。

  第五个上场的王毓武可能是吸取了前面选手的教训,将钻机开到了四档上。结果是分别取出了八块完整岩心和瓷砖。

  最后一个选手是老机长张忠杰。说张忠杰是老机长,并不是因为他岁数有多大,而是他当机长的时间在这里是最长的。张忠杰素来以细心整洁出名。到了他的钻机上,你会发现他把一切都规整得井井有条,连工

棚里的工具都挂得像一排整装待发的士兵,工区周围的卫生也总是打扫得干干净净。这不,虽说是在戈壁滩上比武,他也没有忘记一大早把皮鞋擦得铮亮。大半天忙活下来,皮鞋上也鲜见多少灰尘。

  细心的张忠杰一脸笑眯眯地走进现场,憨厚地朝裁判员点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随后,他旁若无人地启动钻机、挂档、给油、加压。张忠杰使用的油压加压,所以在钻进的过程中两只手都可以闲下来。闲下来

张忠杰依然一副笑眯眯的神情,微微地侧着脑袋,观察着钻进的过程。标尺均匀地向下走着,似乎钻头所克服的不是坚硬的瓷砖,而是一个泥团。时间刚刚过了13分钟,张忠杰就开始提钻。钻头刚从泥浆中抬起脑袋

,一块完整的岩心就蹦了出来。这说明如果不出意外,十块完整的岩心已经没有问题了。

  “老张,没准你的砖也都是完整的。”裁判忍不住先做了个估计。

  “这可说不上。”张忠杰谨慎地去一边提来清水准备清洗还掩藏在泥浆下的瓷砖。

  “很可能呢。因为我没有听到一丁点异常的动静。”裁判坚持着自己的判断。

  果然,一桶清水泼下去,第一块瓷砖就完整地呆在那里,而通过整齐的钻孔也可以初步判断,下面的九块砖也没有出现裂纹的痕迹。等张忠杰小心翼翼地把十块完整的瓷砖全部卸下来后,现场的人员都发出一阵

惊叹。有人开玩笑地说,单看这在瓷砖上钻的眼,不知道的还以为老张是搞装修的呢。此时的老张依然一副笑眯眯的神情。当我问他,他采取了什么措施的时候,他说:我把钻机放在了六档上,这样就会提高钻速但

却降低了压力,也就提高了效率,保障了效果。

  看来,前面的选手还是有点太小心了。可是,胆大不等于蛮干。胆大的前提是丰富的经验高超的技艺和细心的安排。

  如果说钻进操作比得是宏观技术,泥浆调试则就是微观细活了。熟悉钻探工作的人都知道,泥浆工艺的好坏将直接决定钻探工作的质量。在外行看来,任何泥浆都是一团黑糊糊的泥水,但在钻探专家的心中,泥

浆却是工作中的一个重点。因为泥浆不仅能够为钻具降温,还有保护孔壁,冲刷钻下来的岩粉的重要作用。在钻探工作中,专家们总是根据不同的地层和不同的地质要求采取不同的泥浆工艺以保障钻进的正常进行。

本次测试的主要内容是测定现场泥浆的比重、粘度,根据测定的泥浆性能,使用测试仪器和已知性能的泥浆及增粘剂CMC,将泥浆性能调整为规定指标。这个活看似简单,因为所要求的精度很高,稍不留神,或者选取

的公式不合适,就会前功尽弃。所以有经验的钻工经常说,泥浆是失之毫厘差之千里的事情,很多钻探质量事故都是由于泥浆配制不合理引起的。好在选手们平时对这一环节就格外重视,全部在规定的时间内顺利通

过了测试,其中张忠杰因为用时最短依然得到了最高。

  最后一项是下钻具。这是钻工们平时做得最的一项工作,也是最容易被忽略的地方。下慢了,影响效率,下快了,容易发生跑钻。在操作过程中,任何闪失都可能造成滑车与天轮碰撞或者导致卷扬机跳绳,这些

失误都会形成孔内事故,甚至是人身伤害。比赛规则要求必须将几十斤重的钻杆从十多米的高处平稳快速地下至距离规定高度27公分的地方,误差不能超过2.5公分。几个选手都从容地过关了。最准确的依然是老机长

张忠杰,他仅用了1分钟时间,就稳定地将那根笨重的钻杆停在了整整27公分的高度上。

  比赛结束后,几个专家分别对六位选手进行了点评,专家们一致认为水勘院所派的选手都是一些理论基础和实际经验丰富的优秀技术工人,他们中虽然有个别人因为紧张等原因出现了一些纰漏,但都完全达到了

一个优秀钻工必须具备的基本素质要求。专家组也对水勘院工会和探矿科的组织准备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正是这些细致周到的准备,为选手的正常发挥提供了保障。

  大家瞧,钻探这活看上去是粗人干的事,实际上却是只有细心的人才能干出成绩来。要是没有绣花的细致和耐心,不仅很难完成任务,无法满足地质上的要求,还有可能付出人身伤害的代价。从这个角度讲,钻

探也许比绣花的要求还高。


打钻须练绣花工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地址:甘肃省张掖市张火公路203号 

 电话:0936-8217249  传真:0936-8215320

投稿邮箱:gssdkjsky@163.com

甘肃省地矿局水文地质工程地质勘察院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张掖时代网络科技公司   陇ICP备19000442号-1

甘公网安备62070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