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搜索

蒙古国里的中国小伙

发表时间: 2007-08-01 08:43:19

作者: 刘虎

浏览: 444

  近年来,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的推进,中国的地质工作者们也纷纷走出国门,角逐国际市场,成为国际地质勘查大军里的一支中坚力量。蒙古国里就有几个从事矿区工程测量工作的中国小伙子,他们用自己出色的技术水平和坚韧的毅力以及无私的奉献精神,创造了优良业绩,深得甲方认同,为自己也为祖国赢得了赞誉。


我们挺进国际市场啦!


  2006年的3月,寒冷的冬天还笼罩着位于祖国西北地区的河西走廊,可是,一条令人欣喜的消息却在甘肃水勘院不胫而走,给大家带来了春天的温暖——经过多方努力,他们承揽到了甘肃德融(蒙古)投资有限公司在蒙古国某矿区的工程测量测绘项目,合同价款一百三十万元。这个数字不是很大,可是,对于水勘院测量工程处来说,这却已经是一个历史性的突破。而且,这也是整个水勘院历史上第一个独立承担的国外地质项目。这标志着他们从此开始涉足国际地质市场。


  合同签下来之后,作为测量工程处主任的徐千平心中最初的那份惊喜却没了踪影,压在心头的除了重量还是重量。 水勘院本身的测量任务不是很大,而且过去都是和物探、水文等项目有联系的测量任务。而这一次从事的矿区工程测量和测绘任务对他们来说还真是大姑娘坐花轿——头一回。不仅如此,由于蒙古国的气候条件比较差,施工期很短,当时甲方老板要求他们务必在三个月以内完成任务,否则就会影响到后续的地质勘查的工作。面对这样一宗时间紧、任务重的项目,徐千平的心里还真是没底。不过,这个身材瘦小但干练活泼的小伙子却生性就有着一股不服输的倔劲。他心里清楚,随着市场化程度的提高,计划内项目已经无法满足测量处的生存需求,手底下十多个兄弟要想吃饭,就必须不断地拓宽市场。他心里更清楚,这一次能够争取到国外市场的项目,局、院两级多位领导都为此付出了很大努力。这一仗的成败,不仅牵扯到测量工程处日后的事业发展,也牵扯到整个单位的未来,甚至关系到甘肃地矿局在国际市场上的形象。


  “男人哪里能够说自己不行?!”


  面对弟兄们的困惑和担忧,徐千平用这样一句玩笑话给大家打气。大家看到自己的主任这样有信心,心中的犹豫减轻了。 稳住了大家的情绪,徐千平自己则悄悄地带领主要技术人员开始做技术上的准备——面对这样艰巨的任务,光靠勇气和信心是不行的,赢得市场主要拼得还是实力,必须在技术上做到万无一失,才能够啃下这个硬骨头。


  院里为了支持徐千平他们的工作,在合同签定不久就为他们购进了一些全新的设备。这些设备徐千平他们以前都未使用过,很多部分的说明书还都是外文。徐千平和另一名工程师杨培明等人连夜就开始研究说明书,了解仪器的性能,不懂的地方找专家请教,或者打电话给厂家咨询。基本掌握仪器的使用方法后,他们又开始认真研究有关矿区工程测量测绘的技术要求和规范,并列出实习计划。然后,就开始组织人员在院子里做实验。短短的三天时间里,工人和技术人员都熟悉了仪器的基本操作规程和野外的工作程序。这个时候,出国手续也办了下来,徐千平带领着他的七个兵,背着重重的行囊,也背着院党委的嘱托和家人的祝愿,踏上了漫漫征程。


跋涉在北纬45度


  四月中旬的河西走廊已经可以看到春天的迹象了。可是在北纬45度的蒙古高原上,还是一片肃杀。寒风呼啸、万物沉寂。当他们离开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到达工区后,更是被眼前的荒凉景致所震惊——连续多年的大旱,这里的植被遭受了严重破坏,很多牧民不得已背井离乡,当地只有很少的居民还在坚持。他们到达时,当地的最低气温在零下十多度,而当地的煤的质量很差,根本就满足不了取暖的要求。他们只好分头四处去寻找柴草。可是,在那样一个荒凉的地方,要想寻找到足够的柴草真是比登天还难。他们很多人经常会在半夜就被冻醒,冻醒后的他们再也无法入睡,只好裹在被子一边哆嗦着一边祈祷老天爷赶快把天给点亮。施工区是典型的沙漠戈壁气候,早晚温差很大,即便是在白天温度接近四十度的夏天,到了晚上也冷得刺骨。小伙子们自从出去后,没有一天说是睡醒的,都是被刺骨的寒风给冻醒的。


  当地春天的风也很大,是那种典型的风吹石头跑的地方。一天晚上,大风把他们的一个蒙古包都给掀翻了。虽说人员和物资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失,可是却也给他们的工作和生活带来了许多不便。白天工作的时候,风沙则对他们构成了很大威胁,在风沙里不仅行走艰难,而且容易迷路。有时候风大,人都站不稳,可又不敢过多停留,只好窝着身体,降低高度,一点一点地往前挪动。他们关于风沙的另外一个记忆就是吃饭的时候。每顿饭里如果吃到的沙子少了,他们都会感叹自己的运气不错。


  工地距离最近的一个小县城有70公里。可是那里几乎没有什么商品供给。有一次,他们的食物储备出现了问题,当时又来不及去乌兰巴托,只好到县城里去买。结果,他们一次性地把一个商店都买空了,也还没有满足要求。其实,即便是到蒙古国的首都乌兰巴托,商品供给也和我们国内的一个县城差不多,商品数量少,品种有限。最糟糕的是当地的路面状况很不好,900多公里路汽车要跑20多个小时。交通不便,他们不可能经常出车去购买生活用品,只好买那些储存时间长的蔬菜,像洋芋,萝卜一类的。他们很少吃肉。因为运输距离太长,买回来的肉基本上都已经变质。而当地牧民对他们的工作并不是很理解,他们拿着钱,人家也不愿意把自己的羊或者牛卖给他们。两个多月里,他们一边承受着超强体力的劳动,一边还要忍受营养不良的折磨,身体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工作区虽说海拔只有1600多,山的比高也不大,属于低山丘陵。可是那里几乎没有什么植被,裸露的基岩棱角突出,连汽车轮胎都经不住,两三个月外带就会被磨平,人走在上面脚被硌得生痛。一双球鞋,穿不了半个月底子就被磨破了。那段日子,他们的脚上都是泡。那段日子里,却没有一个人喊苦,更没有一个人说过一句影响情绪的话。有一次,刘强旭患了重感冒,嗓子疼的连话都说不出来,可是他却没有休息——当地根本就雇不上工人,他们八个人一个萝卜一个坑,躺下一个人,就会影响到整个工作的进程。


  当地的气候变化无常。六月的一天,突然下起了鹅毛大雪,白天的气温骤然降到了零下。当时他们正在外面施工,有一个小组走得比较远,差一点就迷了路。工区内的饮用水主要是依靠少量的几口井。井里的水量有限,一次性打上两桶,井就干了,要再等上好一阵子,水才能够重新蓄起来。当地的水井数量少,牧民和牲畜的饮用井不做区分,每次打上来的水上面都漂浮着一些杂物,甚至还有牲畜的粪便。那水的矿化度还比较高,不放茶叶根本就喝不成。放了茶叶虽然把水的咸味压掉了,可是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善水的质量。那样的水喝时间长了,身体就会提意见,腹涨,腹泻是经常的事情。 夏天那里的白天气温经常会爬到三十七八度,荒原里没有任何遮挡阳光的东西,稍不留心就可能中暑。一次,因为路线太长,一个小组的两个人带的水喝完了,没有地方补充,两个人都出现了中暑征兆。幸好已经距离驻地不远了,他们迅速用对讲机和司机取得联系。司机快速开着车来将他们解救,避免了一场危机。


  蒙古国的医疗条件有限,工区内更是连一个医生都没有。有一次,兄弟单位的一个厨师不小心把手指弄伤了,就送到乌兰巴托去治疗。结果粗心的医生非但没有治好他的伤,反而把他手指的肌腱给割断了,整个胳膊肿得有大腿粗,把那个医生都给吓坏了。没办法,只好紧急送回国内,在兰州做了手术。虽说性命保住了,可是那人的两根手指却残废了。为了保障职工的安全,徐千平他们出国前对那里的医疗条件做了了解,从国内带了大量的各类药物,自学了一些基本医疗常识,出国后就自己给自己当医生。两个多月下来,小伙子们个个都成了不错的“大夫”。


  测量工作有着自身的特殊性。矿区内很多其它工种的人,如果遇到地形条件差的地方都可以绕行,而测量工作不行。每一条路线都要在即定的方向下完成,不管地形条件多恶劣,都需要无条件地去克服。最辛苦的是推水准。需要一步一步地往前丈量。最长的一条路线,他们跑了二十多公里。回到驻地,人都累得快要变形了。整个项目里,他们光完成的水准测量就达300多公里。


      可是,对水勘院的小伙子们来说,吃苦受累并不重要,他们心里想的只有一个问题:如何才能够圆满完成任务?


  甲方本来计划的是70平方公里任务。可是为了追求精确,他们自行决定扩大测绘范围,最终完成了138平方公里。蒙古国的基础测绘资料很缺乏,工作区属于测绘空白区,连一个三角点都没有,很多工作都需要他们白手起家,这无形中加大了他们的工作量。测量工作每天都要形成大量数据,如果不及时处理,第二天就无法继续工作。徐千平和杨培明两个人每天都要干到深夜。工人们也不轻松,他们也需要整理记录,制作各种测量标记,给电池充电。仪器都是电子设备,每天光是充电就要花费很长时间。为了保证按时提交报告,他们每天都要忙碌到晚上十二点多才休息,第二天天刚亮就又开始工作。项目结束后统计完工作量,他们自己都被吓了一跳:在不到两个半月的时间里他们居然完成了过去定额中规定的将近一年的任务!


  技术上的新问题也是摆在他们面前的一条拦路虎。刚刚展开工作不久,徐千平就遇到了一个难题:GPS测出的一组数据无法闭合。他以为这是工作中的疏漏造成的,可是通过复查,并没有发现问题。徐千平和技术人员一起研究了好几天也没有找到问题的结症,他的心里有点毛了。徐千平决定把所有的数字的各种条件一条条地摆出来进行分析。这个工作量很大,而且枯燥。经过几天的研究,他终于发现了一个规律:出现问题的数据都是在每天中午十二点左右得到的。他猛地醒悟了——这一定是在北纬45度地区,每到中午十二点,卫星信号就会出现问题而致使数据出现偏差。当天,他们就到野外进行实验,很快就证实了他的判断,问题随之迎刃而解。


  水勘院的小伙子们不仅本职工作出色,多才多艺的他们还喜欢帮助别人。刘希良是汽车兵出身,对机械修造很熟悉,工地上甲方项目组的其他单位柴油机或其它机械设备出了问题,他都会主动前去帮忙修理。当地没有电网,工作用电全凭柴油机。如果柴油机出了问题,全部工区就会瘫痪。那地方风沙大,机器损耗严重,柴油机经常性地“罢工”,要不是有了他们这些热心而技术过硬的小伙子,真是不知道任务会拖到什么时候才能完成。兄弟单位的人生活上有了困难,他们也会尽自己的所能提供帮助。在短暂的一个多月的相处里,他们之间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中国小伙子,回头见


  工夫不负有心人,从五月一日展开工作,到七月十日,三个月的工程他们不到两个半月就完成了任务。8月,报告顺利通过了评审。


  报告审查组认为,该报告严格执行规范,精心组织施工,布局合理,方法得当,所有计算准确无误,精度符合规范要求,实现了预期目标,内容详实,重点突出,全体评委一致同意通过审查,并把报告评定为优秀级。


  事情过去一年之后,我再次问徐千平:你回想那段日子觉得辛苦吗? 徐千平说:当时因为要赶任务,心里面没有地方去供我们装这些东西,如今任务完成了,我们体会到的只是不辱使命之后的骄傲。


  是的,不辱使命的骄傲,这不仅是徐千平和他的弟兄们的感受,也是甲方对他们的评价。 2006年8月,当甲方拿到报告的时候,他们的老总情不自禁地说,真没想到,你们8个人这么快就顺利完成了这么艰巨的任务,你们可给我帮了大忙了。以后,我要是有任务,一定还和你们合作!


  就在前不久,徐千平收到了一份来自异国他乡的电子邮件。原来是另外一个矿业公司的老板在听说了他们去年的成绩和干劲后,主动和他联系,希望能够和这群出众的小伙子合作。目前这个项目已经开始了洽谈。


  看来,要不了多久,这群小伙子的身影可能就又要出现在蒙古国了。而且,我们有理由相信,不远的将来,他们会走得更远。

蒙古国里的中国小伙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地址:甘肃省张掖市张火公路203号 

 电话:0936-8217249  传真:0936-8215320

投稿邮箱:gssdkjsky@163.com

甘肃省地矿局水文地质工程地质勘察院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张掖时代网络科技公司   陇ICP备19000442号-1

甘公网安备62070202000259号